騰訊網首頁 全國[切換]
按首字母選擇
全國地方站
全國長沙重慶大連天津西安昆明蘇州武漢南昌郴州南京福州泉州
消費受阻,“戰疫”企業的勝仗“兵法”藏在曆史中
騰訊家居 2020-02-14 09:00:00

摄图网_500582647_banner.jpg

對于我國絕大多數消費服務企業而言,今年的冬天似乎格外漫長。

中美貿易戰余波稍平,19年的寒冬討論言猶在耳,新年伊始,疫情帶來的不可抗力似乎讓更多中小企業面陷入被動洗牌的新危機之中。

《左傳·襄公十一年》雲:“居安思危,思則有備,有備無患。”如今,疫情之“危”正處于白熱化階段,此刻的“居危思安”對與企業而言則顯得尤爲重要。

曆史經驗下的宏觀和微觀之“危”

站在曆史的維度,高空俯視全球幾次疫情的爆發情況,我們能發現其對經濟影響情況的理論模型及數據。

從疫情等爆發的周期來看,人類在20世紀共經受了3次重大流感疫情的侵虐。

第一次是在1918年-1919年的“西班牙大流感”,此次疫情也是20世紀爆發規模、後遺影響力最大的一次疫情;

第二次是在1957年-1958年的”亞洲大流感”;第三次是在1968年-1969年爆發的“香港大流感”。

灾害的爆发往往带来经济下行等不良影响,美国CBO的研究报告(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 of U. S. Congress)认为,在温和与严重两种情况下,大型流感疫情讲分别影响美国当年GDP1%和4.25%降幅。

而從中國國內的情況來看,清華大學教授劉濤雄教授曾在研究報告中,利用美國等國家的測算模型,對大型流感疫情爆發對我國經濟可能産生的影響進行了估算,計算表明,如果大流感爆發,其對中國經濟的影響程度大體相當于2003年SARS情況的1-6倍。

在溫和情形下,疫情大概會導致當年GDP下降0.9%,將略大于2003年SARS帶來的影響;如果爆發規模巨大,當年GDP約可能降低5.1%,相當于2003年SARS影響效應的6倍。

宏觀理論數據已經擺在眼前,實際情況同樣不容樂觀。

業內普遍認爲,此次疫情疫情對春節前後的娛樂和餐飲造成了致命的打擊,很多微小型企業由于工期的延遲、房租和工資的支出,導致現金流斷裂,舉步維艱。

同時,筆者通過采訪衆多消費服務企業,普遍從大家的話語裏感受到了危機臨近的緊迫感,不少創業者認爲這次疫情可能會導致一批創新型企業倒閉。

“影響是一定的,西貝這樣的企業都會有發不出工資的難題,小型的餐飲公司更是如履薄冰,現在只能等待疫情過去,到處籌投資和貸款,忍過這兩個月再說吧。”北京一餐飲從業者和筆者聊天時談到。

此時,無論是發展良好的上揚股還是自給自足、穩步向前的小企業,都在共享著人類的一種情緒——焦慮。

除了微小型企业的损失,大型企业在这次疫情中也受到不小的影响,目前星巴克已关停了在国内的超过2000家门店,东风本田也推迟了开工日期,预计武漢的大多数企业都要推迟半个月开工,产能的耽误和工资的支出确实给大部分企业增加了成本。

根據國家統計局公開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居民人居消費支出共19,853元,主要包含8大板塊。

其中,食品、居住消費、交通服務、教育文娛産業占比較高,分別以5631元(食品)、4647元(居住)、2675元(交通出行)、2226元(教育文娛)居于消費份額前列。

由此可見,疫情的讓消費市場整體低迷的同時,對與以上行業的打擊無疑是巨大的,在消費內需驅動力大幅減弱之下,消費企業需要在此局“戰疫”中尋找屬于自己的“生門”。

此時我們需要重拾曆史遺留下來的産物,從過去幾場“戰疫”之下的經濟起伏中汲取養分。面對危機,那些企業是如何活下來的?

他們的過去,未來的“生門”

未來的種子深埋于過去之中,17年前的非典或許能爲我們提供一種“活下去”的答案。

京東:從“多媒體”到“多面體”

2003年,那时的京东还叫“京东多媒体”,所做的业务是IT 产品的线下零售,非典的肆虐,让极其依赖客流量的零售业受到重创,京东多媒体也不例外。由于害怕员工感染“非典”,刘强东把京东多媒体的柜台全部关闭。

僅僅21天,京東虧了800多萬,公司賬面只剩下兩三千萬。

在一次討論中,有人“創造性”地提出,客戶不能見面交易,那能不能通過互聯網交易呢?于是,京東多媒體的員工開始在網上發帖子推銷光盤,逐漸打開了市場。劉強東自己也會親自回複帖子,甚至親自給周邊的單子送貨。

這讓京東多媒體得以借機清理虧本,打開市場。

刘强东也由此对互联网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甚至在2004年自建独立网站“京东多媒体网站”卖产品,京东多媒体在2007年更名为京东商城,不再只是销售IT 产品。

在2013年的京東年會上,劉強東自己也提到,“2003年,我們因爲'非典'進入電子商務領域”。17年後,劉強東不需要像當年一樣,擔心京東受到重創。不能出門的我們,很多事情都只能依賴電商。

當年被非典“逼”出來的電商救了當時的京東,也救了現在的京東。在疫情爆發之初,京東就緊急聯動了大量供應商,保障口罩、酒精等防護用品的供應,電商用網絡連接了消費者的生活。

海底撈:從深抓紅利到以人爲本

此次疫情的爆發,讓餐飲業,和旅遊業成爲了“難兄難弟”。

在春節這個檔口,因爲不能聚餐,大批的年夜飯訂單被取消,囤積的雞鴨魚肉也消耗不掉。

此種情況2003年非典型肺炎時期,對消費信心造成重大影響,餐飲業“冷得結冰”,嚴重地區的餐廳歇業率高達70%。

海底撈也未能幸免,營業額直線下降,平時人聲鼎沸的店裏變得冷冷清清。

當時西安店的經理楊小麗思提出一個策略:“客人不願來店裏,那我們就送火鍋上門。第一天送餐,第二天去取電磁爐。”

于是,海底撈在報紙上發布了一則廣告。在外賣還沒有興起的年代,送火鍋上門還是個新鮮事。訂餐電話很快被打爆了,憑借送火鍋上門,海底撈渡過了最艱難的時光。

不僅如此,這一舉措在當時還被《焦點訪談》欄目報道,給海底撈帶來了巨大的曝光量。陰差陽錯間,海底撈意外吃了一波“疫情紅利”。 

17 年后的这次肺炎疫情,餐饮行业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港媒甚至用了「餐饮行业等死」这样的惊悚标题,来形容目前的餐饮行业。餐饮股集体走低,海底捞、呷哺呷哺等企业在1月21日盘中一度跌停;西贝集团也传出了“损失7-8亿,三个月无法复工就倒闭”的消息。

年夜飯取消、無人上門、人力與原料成本提高……餐飲業舉步維艱,很多門店關停了,還在營業的門店只能靠外賣來維持生計。

而富有经验的海底捞在今年的战疫中同样警觉,早于1月23日武漢封城时,就紧急成立了防控疫情总指挥部,张勇、杨小丽等五位核心高管投入战场。1月26日,海底捞宣布全國休市,外卖「海捞送」也停止了服务。截止今日,全线门店暂未开业。

不仅如此,海底捞还为春节没有回家的员工组织封闭管理,提供保洁和做饭的服务;并组织了一支16 人的心理辅导团队,为员工提供心理咨询。作为国内第一家营收超百亿的餐饮集团,财大气粗的海底捞今年的措施,显然是将员工的健康和安全放在了首位。 

但更多中小微企業,卻無暇顧及此事,它們面臨著現金流斷裂的窘境。

目前,餐饮行业的寒冬是必然的,但可以预见的是,疫情结束后,餐饮行业必然会迎来“报复性”增长。 其他因疫情“待机”的餐饮企业们,在拼命活下去的同时,可以调动空闲人力多研发菜品、策划活动,做好准备,在行业复苏之时吸引更多顾客,尽量“回血”

網易:“遊戲”人生

非典來臨的時候,是2002年。

但網易從2001即將摘牌,在2002年逆襲崛起。

也在这一年,网易主要营收从CP(Content Provider:内容和应用服务提供商)业务(2002年CP业务暴增10倍达到1.61亿元人民币,占年总营收的73%),转型成了游戏业务(今天的第一支柱)。

根據網易2003年公司財報數據顯示:2003年,網易的網絡遊戲服務收入達7070萬人民幣(850萬美元),比上一季度的5370萬人民幣(650萬美元)增長了31.8%,比前一年同期的2190萬人民幣(260萬美元)增長了222.2%。這部分收入的增長主要歸功于公司自主研發的網絡遊戲《大話西遊2.0》的收入增長。2003年12月時該遊戲的付費用戶已達約160萬。

遊戲業務的開發維護無疑成爲了網易當年的發展強心針,對比此刻,疫情期間,完美世界等遊戲公司的股價上揚也從側面說明企業線上轉型存在一定利潤空間。

阿裏巴巴:疫情催化國民品牌誕生

2001年的阿裏巴巴艱難裁員,把海外分支都撤銷,高薪的員工裁撤或半薪,阿裏工號100以內的老員工走掉了一半,日子艱難。

2002年非典來來襲。

疫情之前,每天在阿裏巴巴上發布的商機數量一直只有3000條左右。2002年3月份開始,阿裏巴巴每天新增會員3500人,比上一季增長50%,每日發布的商業機會數達到1.2萬條,增長3倍;B2B業務更依賴互聯網阿裏直接完成了飛躍。

在疫情蔓延的4月,低調的阿裏在中央一套中推出了“誠信通”的廣告,宣傳電子商務不受時空羁絆的特性,時間點把握的極佳,一系列的舉措讓阿裏在疫情中從優勢出發,並借此奠定了自身的國民屬性。

結語

積極和焦慮之間存在辯證關系,縱觀曆史,不少當時的“小企業”能夠化災難爲契機,成長爲如今的商業巨頭,阿裏,京東,網易,海底撈都是最鮮活的例子,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曆史流轉往複,企業們並不是擱淺于海岸孤木,生存也遠不止眼前的焦慮境地,機遇需要自己創造。

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

來源:億歐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