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網首頁 全國[切換]
按首字母選擇
全國地方站
全國長沙重慶天津西安昆明蘇州武漢南昌郴州南京福州泉州
2020年,中國家居業會好嗎?靠什麽變好?
騰訊家居 2020-02-13 09:00:00

摄图网_501416956_banner.jpg

以2019年爲界,中國家居業非常明確的進入了下半場!

很多數據、現象和趨勢已經說明了這一點:

▌ 2019年前三季度财报显示,31家家居上市公司,6家营收下滑,占19.3%;7家净利润下滑,占21.9%。

▌獨占風頭的定制家居上市企業,連續三年增速減緩。2017至2019年,9家上市定制家居企業前三季度營收平均增長率分別爲31.02%、18.08%、14.55%。受精裝房影響嚴重的地板行業、陶瓷行業,增速下滑也非常明顯。

▌行業集中度加劇,頭部企業發展迅猛。顧家、歐派、敏華站在百億門檻上繼續向上突破,雄心壯志。在市場總體容量沒有飛速增長的前提下,必然對中小企業形成打擊。

▌出口受阻,中美貿易戰影響深遠。美國今日家具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美國進口自中國的家具總額55.75億美元,相比去年同期同比下跌17%,而進口自越南達到了24.72億美元,同比增長29%。雖然越南的增長有不少中國企業搬遷過去的功勞,但由于中美雙方國家層面抗爭的全面爆發,這對國內出口型家居企業尤其是無力全球布局制造工廠的企業,是不可逆的影響。

▌房住不炒,二手房比例上升,行業陷入存量厮殺。據黃奇帆的最新演講,中國房地産的建設規模在2018年差不多是17億平方米,大體是天花板了,之後會逐步減少至每年10億平方米。同時,精裝房比例逐年提高,預計十年之內中國一手房的精裝比例將達到80%,這將導致不少家居建材企業變成替地産巨頭打工。

▌地产商降维吞噬。替地产商打工,已经算是好命,随着地产商不断侵蚀下游,包括建材、硬装、衛浴、固定家具(收纳家具),没有实力配地产商玩的企业可能会出局。

毫無疑問,中國家居業從2019年開始真正進入了下半場。這意味著,從産業生命周期理論看,中國家居業尤其是家具業正式進入成熟期。産業成熟期的標志就是:行業集中度加劇、市場份額接近固化、增長減緩甚至停滯、新企業較難進入。

總之一句話:沒有核心競爭力的中小企業、新企業、掉隊的企業,基本沒有機會了。

但大家依然要活下去,頭部企業要更上一層樓,中小型企業要保持不掉隊,未來如何發展,有必要看清楚當前家居消費市場面臨的極大矛盾。解決好矛盾,便能贏在未來。解決不了,甚至意識不到,可能你連自己都不知道怎麽死的。

接下來我將從以下這幾個方面探討:

? 中国家居市场的五大核心矛盾 

? 2020年即将开启的五大新增长点 

?面向未來必須擁有的八個認知 

?讓你不會掉坑的三個禁忌 

本文長達11600字,堪稱家居業最長行業觀察,主要包含了近兩年我對家居業宏觀層面和對企業微觀層面的一些思考和判斷。若您有耐心讀完,相信一定會有所收獲。但一家之言,難免挂一漏萬,期待朋友們不吝指正,並多多留言與我互動。

·中國家居市場的五大核心矛盾

消費者日益年輕化,和企業日益“老年化”之間的矛盾

某家居上市企業老總表示,公司訂單裏80後~90後的占比已經達到了70%。當然了,其實新房買家具一直都是年輕人。但是同樣是年輕人,26歲的90後≠26歲的70後。

當年的70後沒那麽多審美需求,也沒有新媒體的影響,更別說李佳琦帶貨了。大家都是差不多的工人階級家庭出身,審美需求基本一致,看著差不多就買得了,這樣的消費者“很好對付”。但90後會這麽好對付嗎?顯然不會,不要說90後,經過經濟改革開放成長洗禮之後的70後,也越來越“矯情”。因爲大家的審美在提高,對服務的要求在提高,家居需求也越來越變得個性化。當然,企業也在不斷發展,但是二三十年來更多是産品和營銷層面的發展。在審美意識、管理手段、服務理念、制造效率、訂單響應、售後等方面,除了部分優秀企業以外,本人認爲平均水平並沒有太大的提高。

面對售後服務,太多企業依然漫不經心。個性化的需求(而非個性化的産品)依然無法滿足。企業依然有著這樣或那樣的套路,越來越“中年”,越來越“油膩”,越來越“世故”。

消費者“服務式需求”,和廠商“産品式供給”之間的矛盾

大家都在說要搶占設計入口,實際上,你真的知道什麽是“設計”嗎?20年前也有設計,只不過都是裝修公司的統一空間布置模板,現在的設計雖然融合了更多消費者的個性化需求,但本質從來沒變過:

設計其實是一種售前服務。

我要在书房里放书、放CD,还要放红酒,你帮我琢磨琢磨怎么布置?我老婆裙子比较多,你看看这个衣櫃的收纳空间怎么设计更加合理?我抽烟,别忘了给我在阳台留个“放风”的地方吧!这其实更多是一种对消费者需求的认真倾听、理解和共建,是服务的满足。消费者其实心中早已有蓝图,你要做的是把它抓出来,转化成自己能提供的产品来实现。然而,大多数的经销商和厂家提供的只有单一的产品、不敢担当的躲闪,和无力解决的无奈。而这,正是之前定制家居企业们飞速增长的需求驱动力。虽然精装房会逐渐削弱这方面的需求,但消费者的服务式需求仍然会以其他面目出现。比如,买你的柜子可以,但你能不能帮我把房间里开发商配好的柜子敲掉,然后把建筑垃圾一起搞定?

消費者的“瘦癟錢包”,和家居産品“高昂價格”之間的矛盾

我始終認爲,中國的內需市場依然很大。大部分的情況不是沒人買,而是你賣得太貴。爲什麽Costco可以讓上海人擠破頭?因爲便宜;爲什麽大家都愛去宜家吃飯買東西?因爲便宜;爲什麽拼多多可以逆勢雄起?因爲便宜;小米,8年做到3700億市值上市,還是因爲便宜。

“便宜還要有好貨”,這是當下和未來的共識。

當前所有的消費概念,無論是各種好物、嚴選、所謂國貨和新國潮,包括民宿和中檔酒店的興起、時下流行的生活方式等等,真正的內核只有五個字:

找個下午搭飛機去巴黎喂鴿子不是生活方式,是低調炫富。買LV買保姆車住五星總統套房也不是生活方式,是小紅書式裝逼。生活方式一定是和最廣大的人民群衆緊密相連,從群衆中來,到群衆中去。人民群衆雖然消費意識覺醒了,但地位沒變,依然是人民群衆——你懂的。

消費升級,升級的不是價格,是要求。

而家居業最容易出現的情況就是:好看不好賣,好賣不好看。好看的爲什麽不好賣?就是價格太高!價格太高的原因林林總總,各家有各家的道理,而且說起來振振有詞,但是這和顧客有關系嗎?顧客前腳跟你打著哈哈,“嗯,好看,的確好看,我回家和家人商量一下”,然後後腳去別人家下了單。因爲口袋裏就這麽點錢,還要給小孩買進口奶粉呢。如何讓東西即好看又好買,才是真正要解決的問題。小米、無印良品、宜家,甚至包括麥當勞,其實做的都是這一件事。如今大環境不好,大家的口袋更緊了,中國大部分商品産能實際又是過剩的,所以顧客終究可以在別人家買到他想買的東西。

經銷商“如坐針氈”,和企業“麻木管理”之間的矛盾

經銷商對市場是敏感的,畢竟春江水暖鴨先知,但往往養鴨子的人不理解,最後活活把鴨子燙死在水裏。面對急劇動蕩和激烈變革的市場,經銷商們往往知道問題在哪裏,但拿不出答案。這時候企業需要拿出解決方案,企業需要提供陪護式的指導和管理。各種渠道的嘗試和突破,全靠經銷商自己摸索不現實,公司必須拿出切實可行的方案,和經銷商一起來完成。

無論是設計師渠道、工程渠道,還是社區營銷、社群營銷,要把經銷商從坐商變成行商,從終端門店變成城市服務中心,需要的是企業平衡好利益,真正把經銷商當成家人來看待。

面對售後投訴的解決,面對新需求的方案,很多企業往往表現出麻木不仁、隨便應付的官僚作風。公司總部某個經理的漠視和滯後,可能導致經銷商幾個月奔波的白白付出。

市場供給“過度飽和”,和企業“死扛不退”之間的矛盾

中国的家居建材市场,总体供给是过度和饱和的。中国建筑材料流通协会发布的2019年《全國BHEI(中国城镇建材家居市场饱和度预警指数)数据报告》指出:

2019年全國BHEI值已高达178.06,位于红灯区,意味着建材家居卖场已处于过饱和状态;

2018年的BHEI值是160.98;

2016年的BHEI值爲133.96。

當100≤BHEI<150時,是黃燈區,說明建材家居市場已經飽和,當BHEI≥150時,是紅燈區,說明市場已處于過飽和狀態。實際上附著于過飽和的建材家居賣場之上的,是過飽和的企業數量、品牌、産品、設計……統統都是過剩的。與此相對應的是,很多企業,無論是已經掙了不少錢,還是壓根掙不到錢,本著打造百年基業的目標和中國人持續拼搏的傳統,全部不肯退出、退休,不願意轉換賽道。

這是中國企業家心頭的魔障,這將導致幾乎所有參與者都非常疲憊,非常辛苦。其實有些企業如果産品和研發已經不再具備太多競爭力的時候,可以及時刹車,要麽見好就收,要麽轉型升級。否則便很容易:

·2020年將開啓的五大新增長點

The New Growth Point In 2020那么站在2020年,当我们展望未来的下半场,可能会有哪些增长点呢?增长点一定会有,但适不适合自己,却未必。从大的层面看,新的增长点大约有这么几个。

智能家居:我嵌入你,還是你嵌入我?

把智能家居放在第一位,不代表這是家居企業的香饽饽,而是意味著,對未來行業而言,對宏觀市場而言,智能家居的增長會比較蓬勃和亮眼。同時,智能家居究竟會演變到何種程度,其結果可能會家居業未來最爲重大的懸念,有可能將改變和顛覆整個生態。

1581389236319359.png

無論在中國還是世界,智能家居市場過去六年來都在穩步增長,年平均增速達到45%。智能家居的概念比較寬泛,目前也主要以家居小件和智能電器爲主。而在未來,隨著5G的商用和落地,隨著華爲、小米等科技公司在智能領域的持續發力,未來必然會有更多的家具以及家居建材産品被卷入智能家居領域。

智能衣櫃,智能橱柜,智能窗帘,智能灯光,魔镜墙板,语音控制,深度学习型床垫,未来是在你的家具产品中嵌入别人的组件?还是你去配合别人的智能系统?这既是选择,也是博弈。

精裝房:做好替地産商打工的准備

未来精装房的比例必然逐步提升,和国外发达国家保持一致。而由于中国地产企业的“超强执行力”和“超强欲望”,中国的精装房可能比国外的精装房更加“到位”。廚房、衛浴做好是基本的,厨电、收纳家具、固定家具全部配齐也已经是趋势了。再加上地产商的各种关联公司打着拎包入住的旗号,也在帮业主配好活动家具、软装等等一些列产品。当有一天,地产商给单身业主把老婆也配齐了(提供婚介联谊),请一点也不要惊讶!对企业来说,为地产商打工虽然利润低,但是量大,其实也蛮轻松的,总比没工可打好,更比地产商扶植起自己的工厂把你干掉的好。顺着这个逻辑推演,很多品类可能会变成To B品牌,比如地板、瓷磚、衛浴、涂料、橱柜。还有些品类会面临重大威胁和挑战,比如定制家居_尤其是当你的成本、价格和服务这三大要素,既搞不定地产商也搞不定二手房装修的时候。

舊房翻新:未來都是“手術刀式訂單”

隨著中國新建住宅規模的封頂和持續回落,根據申萬宏源的研究報告,假設存量房每15年重裝一次,到2025年存量房(即舊房)占裝修房的套數將接近50%。

1581389259218023.png

可以想象一下,存量房的比例越來越大,而一手房中的精裝房比例越來越高,舊房翻新勢必成爲家居企業的重點市場。如何迎接舊房市場,需要盡早修煉內容,僅僅提供單一産品肯定是不夠的。空間設計、難點解決、局部整裝方案、定制家居,包括你當地的上門服務和安裝水准,都將迎來全新的考驗和極大的挑戰。

此外,和現有的傳統裝修公司,新興的快裝公司,各類整裝公司,合作還是競爭?也都會帶來非常多的新問題。

高端整裝:做富人的生意

越是大衆化的需求,越難搞定,未來這樣的機會一定是留給頭部公司,就如同能搞定絕大多數人的一定是麥當勞而不是俏江南。對于中小型企業而言,高端市場尤其是高端整裝市場反而孕育這更多的機會。

無論是精裝房,還是舊房翻新,只要是普通住宅,都不存在真正意義上的整裝。窮人喜歡性價比,富人才講究氣質的完美和諧。無論是別墅、大平層還是頂級公寓,還有高級餐廳、會所、高端民宿,對高端整裝的需求將會越演越烈。

畢竟,隨著社會的發展,富人更富,窮人更窮。

當然,整裝並不意味著所有産品都是自己生産的,你可以只提供部分産品或局部産品。但是這個産品一定即是自己的核心,也是消費者的痛點。比如牆面的處理,因爲牆板的色彩、圖案、材料是決定全屋效果的關鍵點和痛點。從這點來看,目前在牆面系統比較領先的全屋整裝企業(無論他現在叫什麽),只要企業內部的管理和營銷不出問題,未來將會面臨一個相當不錯的增長。

悅己經濟:讓一個人舒服的生意

过去的家居产品,尤其是家具,强调的是让“一家人”舒服。但随着独身成年人比例的不断增长和个人享受意识的全面崛起,所谓的悦己经济(无论结婚与否,强调个人的享受引发的经济需求)、单身经济(一个人单身生活的经济需求)、孤独经济(一个人孤独的生活和消费)逐渐成为未来家居消费市场强劲的一个动力。豪华宽大的3+2+1并带贵妃椅的沙发,会逐步逐步退出核心战场。相反,单人沙发、单人沙发椅、躺椅、高品质的单椅将逐步热销,并成为继床垫之后的又一个最接近于快消品的家具产品。基于同样的道理,一张好的书桌,一张好的单人床和床垫,也将越来越受欢迎。此外,还有基于个人化的享受(需要)而来的解决方案,能真正让男主人喜爱的定制书柜、茶桌、书案,能让女主人爱上的梳妆台、廚房和整体衣櫃。

這些産品以前也有,但是未來你需要設計和制作的更加完美,更加深入人心,更加滿足專業人士的需求。這當中可能包括個性化的思考和滿足,也可能不包括,但核心的是專業化,是對用戶體驗的深刻洞察,而不是設計師自以爲的OK,或者差不多、馬馬虎虎、男女老少誰都通用。

其中一個例子就是,曲美在收購Ekornes之後將旗下的IMG躺椅引進中國,從0開始一年銷售超過2萬張。類似這樣的産品,只要有一個美麗的價格,其實每個人都想擁有。

·面向未來必須擁有的八個認知

每一個時代和行業的變化都是漸變的過程,但站在2019年和2020年的交界之處,每個人都能清晰感受到未來的的確會不一樣。未來怎麽辦?很多人說了很多。主動變革、變坐商爲行商、拓寬各種渠道、學會自我營銷等等等等,接下來,我想跟大家聊聊幹貨:

世界變得越來越“輕”了我強烈向大家推薦由法國哲學家吉勒·利波維茨基于2017年寫的一本書《輕文明》,作者從生活消費、健康、材料科技、藝術、時尚、建築設計、家庭與性、政治與思想這八個角度充分闡述了當代世界已逐步進入“輕”的時代和文明。在我看來,這是對當代最爲深刻的洞察,沒有之一。輕意味著簡潔,歡愉,輕松而又充滿活力,人們不再追求意義上的沈重,抛棄繁瑣、規則和過度的責任,而追求生活和心情上的歡愉。無論是抖音的流行、藝術的時尚化,還是新中式、簡素或現代風格的流行,無一不是“輕”的體現。

人類社會當前所有的現象和産品,無不和人類追求“輕”的體現:

抖音,段子;

不婚主義,離婚率上升,藝術的時尚化;

逃離北上廣,輕食主義,簡素,單身經濟;

即用即棄,斷舍離,個體幸福扁平化;

無糖主義,渠道藝術化;

去LOGO,去品牌化;

小趨勢,小興趣,小確幸,小鎮生活;

生活美學,拒絕中年油膩;

約素炮,友達之上戀人未滿;

注:即用即棄爲小程序、輕應用的産品設計理念。

正如吉勒·利波維茨基所說:“誘惑代替強制、享樂主義代替嚴苛的義務、幽默代替莊嚴。消費世界趨向表現爲一種,卸除所有思想重量,所有意義厚度的世界”

徹底認知到輕,會讓你無論對産品、風格,還是商業互動層面都意識到,簡單和簡潔的才是最有力量的。這樣的認知會讓你意識到厚重的古典風格、歐式美式,充滿套路的報價單,眼花缭亂的折扣優惠,對品牌賦予過度的意義和深沈,已經不再成爲社會的主流,更不會被年輕人所接受。

·聰明不再重要,要有“變傻”的能力

正如前面我所提到,以前別人都很傻,聰明人就能賺到錢,現在大家都很聰明,你只有傻一點才行。這件觀點值得再次強調一遍。

只有同時擁有真誠和開放的心態,你才能真正和80、90後進行溝通和傾聽,否則便是雞同鴨講,否則在對方眼裏,你就是老于世故和套路滿滿的油膩中年。

當下的消費者,無論從財富、情商、智商、見識、閱曆還是審美可能都遠遠超過家居業一線導購、店長、代理商老板,甚至廠商高管。設置過多的心計和套路,完全是在給自己添堵,這從來都不是商業的本來面目。

你應該可以發現,真正優秀的人往往持續學習、保持開放和低調,刻意舍棄“過度聰明”。這樣的人無論從事什麽行業,無論如何位高權重,交往起來都如沐春風。這樣的人,是我們家居人值得學習的榜樣。

把自己的位置擺正,讓自己“傻”一點,反而會迎來很多機會。而本質上,“變傻”正是輕文明時代的重要變化之一。

打通下沈市場的毛細血管渠道下沈,中國家居業已經至少喊了有7、8年。如今,當下行業龍頭企業,無不受益于當年及時、迅速的渠道下沈,即從一二線重點城市,殺向五六線城市,迅速布局,強力招商和擴張。

實際上,中國絕大多數“知名家居品牌”在五六線七八線的口碑和服務,絕對可以說是:德不配位,但也潛力無限!

這不僅僅涉及到各地經銷商的能力和門店的設計、服務,更涉及到企業的物流配送、安裝、售後和投訴反饋。品牌的形成不僅僅靠單一的廣告和自以爲“完美”的産品,更需要日積夜累的口碑傳播。這可能也是爲什麽家居品牌很難形成“消費者品牌”的一個重要原因——盡管消費的低頻次特征經常成爲背鍋俠。

在長期的未來,上有敵軍打擊(地産商、精裝房、外貿下滑、經濟不景),下有追兵抄底(拎包入住、電商、抖音、設計師截留),每一個企業在現有渠道的基礎之上,都要深耕渠道服務和管理,打通最末端的毛細血管,讓新鮮的血液能夠真正的流暢起來,才會具備真正的競爭力和活力。

躲不掉,也逃不脫,這就是必須打通末端毛細血管的核心原因和邏輯。在終端向消費者提供完美的服務,終究還是需要靠品牌企業。裝修公司本質上都是資源整合,很難形成自己的核心價值,因而也很難控制好末端的施工人員、服務包括設計和産品。而産品類的品牌公司反而可以,因爲他們具備精細的管理優勢、強勢的品牌力、標准化的産品和規模化的單量,因而具備對施工工人的再一次教育和管理的能力。深耕下沈市場,做好:需求挖掘、設計、方案式解決能力、配送安裝、售後服務、城市服務中心,成爲能夠形成口碑、爭取更多訂單的核心能力。這不僅僅需要經銷商的努力,更需要企業總部的支持和配套。

做大客單值,同時做低單價隨著流量成本的迅速提高,大客單值和低單價成爲必要。以前一個獲客成本是500元,你的客單價1萬元;現在一個獲客成本是10000元,你的客單價就要變成3萬元,否則沒法活。這是這兩年很多企業提出“單店增長”的原因,也是很多大企業不得不跨界、整合、做大家居、把産品線拉長的原因。未來流量成本只會更貴,因爲中國人口趨勢在逐步的老齡化和向下走,而賣場還在增加、渠道還在繼續碎片化、各類成本的逐年增加。但是前面也說了,大家追求的是便宜有好貨,所以在做大客單價的同時,必須還要是低單價,兩者共存。這意味著你需要向顧客提供更多的産品、更多的服務,盡力延展放大你的訂單範圍,而其中每一産品的單價又是“令人愉悅”的。

幸運的是大部分客戶的確是有這個需求的,只是你能否滿足?

不要過多關注差異化戰略大師邁克爾·波特1980年提出企業的三種競爭戰略:總成本領先戰略,差異化戰略和聚焦戰略。在中國家居業的過去的幾十年來,大多數使用的是差異化戰略,基于渠道的複雜化、物流的不發達和信息鴻溝的存在,差異化成爲最有效的企業戰略。大家都做傳統而普通的歐美,做令人耳目一新的新古典就會很受歡迎(當年的卡瑞奇、長實家具)。大家都在紅星居然開店,努力開獨立店就會形成一定的競爭壁壘(美克美家、迪信家具、全友家居、曲美家居)。大家都還在傳統零售渠道死扛,及時開拓工程渠道、地産渠道的會取得先發優勢。然後在未來,這樣很難。因爲産品、風格、渠道、服務模式都在趨同。

從消費者需求看,産品和風格越來越同質化,新中式、輕奢和當現代三種風格的界限越來越模糊;渠道模式和探索也都在趨同,你第一時間想開拓的,還有很多人在和你一起沖。

我們需要向內看,更多關注總成本領先戰略和聚焦戰略這兩種模式。前者並不總是代表著低價,它意味著企業擁有核心和整體競爭力,總成本領先不一定體現在商品定價上,更多體現在企業利潤率上。而後者代表你需要在某個核心領域聚焦,這個領域可能是産品,也可能是單一的地域和市場,也可能是銷售或服務模式。

這意味著我們的家居企業需要更多關注企業的整體效率,包括知識管理、信息化改造、成本優勢、人才組織、生産效率的提高、産品和服務、營銷方式的多元化、碎片化渠道(流量入口)的管理能力等等。資本並購,稱霸成王這是針對想要成爲巨無霸的頭部企業而言的。大中型企業依舊可以依靠內生式增長的方式持續發展和壯大,但是對于想要成爲營收500億以上甚至千億級的家居企業來講,靠譜的方式唯有兩種:成爲生活方式品牌,或通過資本並購方式。唯有通過生活方式,才有可能將自己的大家居、全品類、整裝有效率的整合在一起,否則東拼西湊的所謂大家居,和拿個菜單給你選的裝修隊沒有任何區別。

對于頭部企業來說,資本並購依舊是不斷推動自己的規模、營收、利潤和估值不斷向上的重要手段。近年來無論是國內並購,還是海外並購的案例已經越來越多的出現在家居行業,從財報和數據來看,都展示了比較正面的效果。這包括了顧家家居、夢百合、曲美家居。

當然,這不意味著收購了就萬事大吉,報表一合並就可以躺著數錢。並購只是開始,之後的戰略協同、投後管理、文化整合,才是重中之重,才是萬裏長征第一步。

見好就收,盡快出售的勇氣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世事萬千,總有潮起潮落,沒有持續吹風的風口,只有不斷尋找機會的人。

從2020年開始,家居産業進入成熟期,未來的增長機會只會留給一小部分人。對于已經賺到一桶金的人來說,如果在這兩年,你還沒有找到並建立自己的核心優勢,我的建議就是:退場。

保有耐心,積累生活方式生活方式幾乎是每一個家居尤其是家具知名企業的目標,每一個大佬心中都有一個成爲宜家的夢。

中國必然會誕生自己的生活方式品牌,如全球的宜家或韓國的漢森。但是在我看來,至少仍需要十年以上的時間。

首先,最廣泛的消費群體需要取得一致的生活共識。如果喜歡霸氣歐美風和喜歡簡潔日系風的人群勢均力敵,那麽,生活審美共識無從談起,更不用說生活方式品牌。50、60後可能偏好實木、經典、繁重和儀式感的生活範式,70、80後或許喜愛新古典、輕奢、當代的感覺,90後也許對新中式、極簡、素簡、時尚有更多的共鳴,除此之外,南北差異也依舊非常明顯。我們需要時間,等待主流消費群體轉移到審美和美學認知更加統一的90後甚至00後。其次,生活方式品牌的誕生,來源于設計師群體的徹底自信和全面認知。徹底自信意味著,設計師對自身理念和作品的認知具有相當充分的自信,無論從審美還是商業的受歡迎角度。當設計師的作品只是滿足一小部分人群的時候,這不是徹底自信。因爲中國這麽大,你設計的再小衆終究有人會認可。我講的徹底自信,指的是設計師在設計的時候,非常確定,會有相當大一部分人認同你的産品。

全面認知,指的是設計理念要和當下的主流人群的世界觀、哲學觀、人生觀、工作觀、生活觀、審美觀,甚至婚戀觀取得協調一致。這裏面要形成三個全面的自洽:設計師自我的全面自洽、消費者自我的全面自洽、設計師和消費者之間的全面自洽。

我不認爲當下的70-90後設計師具備應對這個挑戰的積累,00後設計師應該可以,等他們獨當一面需要至少10年的時間,這是我認爲真正的生活方式品牌至少需要十年才能在中國出現的理由。正如宜家的“民主設計”所包含的兩層意義:爲每個人而設計,和設計民主。

而中國有雄心的家居企業,需要從現在開始,以終爲始,做一個站在未來的人。沈澱企業的設計理念、設計管理和設計師,學習、消化、辨析、思考生活中的林林總總,形成自己的哲學觀和生活觀,然後靜候那一天的到來。終有一天,有耐心的企業,會形成自己的生活方式品牌。

·讓你不會掉坑的三個禁忌

如果你想繼續堅持下去,打造自己的“百年基業”,那麽在當下浮躁的社會,需要有更加堅定的初心和恒心,才能持續走下去。

切忌盲目跟風趕潮流

努力找到自己需要聚焦的領域,然後盡力增強自己的總成本優勢。專注,永遠不會讓你迷失方向。

不要迷失在跟風、無效行動和各種概念之中。做好自己,才能成爲自己。你要理解,任何爆火的流量入口和渠道,只是方式和手段,而不是核心競爭力。

包括拎包入住、精裝房、設計師渠道、短視頻營銷等等等,任何新概念、新方法、新渠道,我們仍需要認真對待,但要謹慎嘗試。因爲適合別人的方式未必適合你,適合大多人的方式也未必適合你。我們當然需要擡頭看天,關注當下發生的每一個變化和新事物、新物種,但是不要隨意砸錢跟風,走火入魔。

你可以尝试,但不能过大投入,更不能all in,态度要随意,心态要端正。切记不要把尝试当成救命稻草。

切忌好大喜功玩概念

但凡海外多開幾個店,也不會醉成這樣。而絕大多數大企業更換LOGO都是悄悄的漸變,因爲變化太大說明戰略紊亂,高調宣布反而會被贻笑大方。

常言道,悶聲不響發大財,低調駛得萬年船。已經2020了,少扯點犢子,多幹點實事。尤其是少玩一點高大上的概念,多幹點接地氣的措施。因爲玩轉高大上概念的背後,是真金白銀的付出。

切忌迷信産品

做匠人在當下的中國家居市場,産品力實際是過剩的。的確,我們的設計,和國外大牌如Natuzzi、Poliform、Calligaris相比,仍有很大差距。但問題是在中國當下的消費理念和意識環境下,我們需要如此牛逼的産品嗎?如果需要,爲什麽國外大牌在中國的銷量都很一般呢?不僅是一般,甚至可以用慘淡來形容。當下的中國家居産品,有著全球最全面的風格和品類,也有著全球最齊全的功能和設計。我相信,無論你有什麽樣的需求,中國找不到滿足不了你的産品。

問題是,中國的主流消費者需要這麽牛逼的産品嗎?

中國家居企業的産品力已經遠遠超越了當下最廣大人民群衆的需求,並且,已經給消費者造成了“選擇困難症”,同時一步步“調高”了消費者的胃口。

企業是要賺錢的,企業家的本質是組織各類要素和資源,然後通過自己的模式,和消費者進行錢物等價交換。管理企業,調配各方資源才是企業家最樸素的行爲和初心,而不是把自己打造成匠人,一味鑽在産品裏不可自拔。産品的落後是企業綜合實力下降的結果,而不是原因,要提高産品力,答案往往不在産品本身或設計上。不要把關注力過多聚焦在産品上,尤其是關注在過度的設計和功能上,多在內部管理、效率提升、人才管理、需求理解、經銷商支持、渠道引流上投入精力和措施才是企業管理上的正經事。

最後,送所有人一句話,並自勉:讓你陷入困境的,並不是這個世界;真正讓你陷入困境的,是這個世界最終並非你所想象。——馬克·吐溫

來源:家居微新聞

來源:億歐網